科学 9

特训不亚于007,考验6名志愿宇航员

Posted by

Mars
500是一个欧洲中国合作的模拟飞行火星的项目,其目的是测试封闭环境和星际旅行对宇航员所产生的影响以及压力。

  本报讯 (记者李佳 通讯员王怀民 张全友
钱建国)“你们看过《2012》吗?没看过的赶快去看。”昨日,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主任、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航天员系统总指挥兼总设计师陈善广,做客武汉大学。谈起这部热映的电影,作为我国航天员“总教头”的他感叹保护地球刻不容缓,“载人航天正在努力寻找人类的另一个家园,但是很遗憾,目前尚未找到像地球这样适合生存的星球”。

参与完成此项模拟任务的6名成员包括三名俄罗斯人、一个中国人、一个法国人和一个意大利人,这个纯粹的国际和尚班(其实他们过的比和尚苦多了,和尚下班后还能享受点人间繁华~)自六月份就入住了位于莫斯科研究中心的无窗航天舱。

  将模拟“火星之旅”

在封闭的航天舱里历时257天后,实行”Mars
500″任务的这6名宇航员终于在2月14号“登陆”了火星这颗红色星球(为嘛偏偏是情人节?)。模拟航行抵达火星后,意大利的Diego
Urbina和俄罗斯的Alexander Smoleyevsky率先出舱在火星“表面”上漫步。

  在密封空间生活520天

科学 1

  本月底,陈善广所在的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将派遣1名科研人员前往俄罗斯,和来自法国、德国、俄罗斯的5人组成国际乘组,进行“火星—500”封闭模拟舱实验。“应对‘2012’,需要更多国际乘组”。

其中一名宇航员在“火星”地表上插了一面旗子,这个模拟的火星地表长约10米宽约6米,其上覆盖着淡红色的沙子用以模仿类似古谢夫环形山的地表。

  他说,中方参与是希望获得有关人类在心理、生理以及工作能力等方面的状态数据,为日后选拔和培训火星登陆航天员打下基础。

科学 2

  通过这个人类登陆火星的地面模拟实验,6人将在一个密封空间生活520天,这正是载人火星探索往返所需时间。“你眼对我眼,比蹲监狱还难受。”陈善广说,“除了语言不通,包括饮食习惯在内的文化差异,在一个小小空间中都被放大,甚至连体味都存在差异。”

在模拟的火星地表上,两名宇航员正在为火星之旅进行训练。

  将尿转化为饮用水

科学 3

  武大技术为航天减负

6名志愿者将被隔绝在地面的太空舱中,他们扮演太空舱中的成员并将在这度过520天。现在,他们正“登陆”火星。

  据透露,尽管中药最终未被允许带入火星之旅的模拟实验,但1台“望闻问切问诊仪”将被搬进模拟舱,用来给5名“老外”采集舌苔、脉象等数据。

在这之前,队员们在封闭在太空舱里度过了大半年,此次出舱对于这6人团队来说是迈出了一大步(终于给放出来了,带着宇航服跳段太空舞吧)。可是相对于征服火星来说这不过是很小的一步。在漫长的“返航”地球之前,宇航员先得花两天时间调研火星,预期这将是此次任务当中最具挑战性的部分。

  为了拓宽外层空间,人类努力延长航天时间,甚至希望在另外的星球找到“据点”。陈善广介绍,我国第二代生命保险系统就用上了武大电解制氧技术,可将尿液转化为可饮用的水,这样可少带储备上天。

科学 4

  目前我国正在研制无土栽培技术,未来有望建“月球农庄”,在遥远的外太空种庄稼、养猪、养鸭,为航天提供供给。

在“火星”表面,宇航员进行模拟科学调查,通过驾驶漫游者和操纵传感器采集物理和化学测验结果。

  未来航天员

科学 5

  可能从高校中选拔

和四个同事在太空船中待了257小时候后,两名宇航员终于可以出舱在火星表面上漫步了!

科学,  据介绍,出舱活动操作很复杂,航天员操作有40多大项,分解动作有上万个。为他们提供特殊保护的航天服,研制起来就更麻烦了。在为神七准备舱外航天服时,仅1只手套,就得研制能忍受-100℃的特殊材料,光手膜就做了上10个。

就像现实中的电视真人秀,或者说类似于1978年的美国老电影摩羯星一号,宇航员们时刻都被行为专家观察着。他们希望帮助真正的宇航员在未来较好应对星际旅行的封闭环境和心理压力。宇航员们使用邮件和视屏与外界交流。

  神七前的出舱训练中,航天员还要学习潜水。在模拟失重的水槽中进行训练时,翟志刚穿上航天服下到10米深,一泡就是三四个小时,做部分动作时还得依靠3个“蛙人”协助。这个“练功槽”,目前仅美国、德国、俄罗斯、日本拥有。

他们吃的罐头食物与国际空间站的一样,洗澡只能每星期一次。模拟航行的520天意味着一个大概的往返火星和地球的时间:250天的时间到达火星,30天的时间漫步火星地表,还有240天的时间用来返回地球。

  接受特训的航天员不亚于“007”,他们甚至要接受野外生存训练,以便飞行器万一落入海洋或沙漠时能够自救。

科学 6

  未来将出现“女007”。陈善广介绍,中国将于明年发射的“天宫一号”,将首次出现两名女航天员。今年4月,这两人将赴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报到。目前航天员主要从飞行员中选拔,“未来有可能从高校中选拔”。

人类一小步,Diego和Alexander迈出太空舱。

3.6米宽、20米长的太空船停放在莫斯科停车场上,停车场紧挨着普通公寓。太空船包含了6个小小的带有类似帆布床的睡觉舱,一间起居室,一间厨房,一个工作间,一个厕所,一个实验室和温室。(立马联想到胶囊公寓啊…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Mars 500的负责人,前俄罗斯宇航员Boris Morukov说道,

没有任何一个人想过放弃这次任务,尽管他们随时可以走出去。他们始终保持着积极性,但疲倦是一定有的,这很自然。因为日复一日的单调和乏味,这些男孩们必定已经饱受折磨。

Mars
500的实验由俄罗斯科学院生物医学研究所、欧洲航天局联合中国航天员训练中心合作开展。为了努力再现太空之旅的真实环境,除了失重以外,船员们像汽车一样大小的生活舱与其他几个为了实验和练习的舱相连接。火星表面分离的内置模拟器是为了没有任何限制的模拟登陆。

科学 7

花了八个月的时间抵达目的地。花费两天时间调查火星后,宇航员们将开始漫长的回家路。

科学 8

6月,志愿者们整装待发准备进入Mars 500模拟太空船

再来看看我们国际和尚宇航员班的成员都是些什么来头吧:

法国人Romain Charles,31岁;意大利哥伦比亚人Diego Urbina,
27岁。他俩都是受训的工程师。接着是来自中国航天员训练中心的王跃,26岁(中国帅锅,欢腾滴撒元宵坨子!);然后是38岁的俄罗斯船长,Alexey
Sitev,在俄罗斯航天员训练中心工作。另外两个俄罗斯人——分别是32岁的Sukhrob
Kamolov和33岁的Alexander Smoleyevsky,他们都是医生。

因为巨大的花费和大量的技术挑战,距离真正的火星之旅还有几十年之远。而且科学家们还必须解决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倒腾出一个紧密结实的防护物,来保护宇航员们不受致命太空辐射的伤害。

最后来介绍一下模拟太空舱的各项参数吧!

科学 9

来源:
dailymail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