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 4

美拟将座头鲸移出濒危物种名单,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恢复

Posted by

科学,华盛顿大学发表的最新研究结果表明,加利福尼亚的蓝鲸种群已恢复至历史最高水平附近。同时,蓝鲸与船只相撞事故的发生频率可能已经超过了美国国家标准限制,好在这些碰撞至少目前来看不会威胁到蓝鲸种群的恢复。

美拟将座头鲸移出濒危物种名单

科学 1在下加利福尼亚海岸附近拍摄到的蓝鲸,足有20米长。图片:Gilpatrick/Lynn/NOAA

科学 2

从商业捕鲸开始,到被禁,这是唯一数量恢复到从前水平的蓝鲸种群。要知道,在商业捕鲸大行其道的日子里,蓝鲸一度因为过度捕捞而濒临灭绝。蓝鲸是世界上最大的动物,长30米,体重可达190吨。同时,它们也是有史以来最重的动物,体重是已知最重的恐龙——阿根廷龙的两倍。华盛顿大学渔业和水产科学主力教授特雷弗·布兰奇(Trevor
Branch)表示蓝鲸是野生动物保护运动的标志之一,很多人希望尽量减少对它们的伤害。

去年3 月,一头座头鲸离开海岸。图片来源:NOAA

今天,《海洋哺乳动物科学》(Marine Mammal
Science)上发表了相关论文。论文第一作者,华盛顿大学数量生态学与资源管理博士生科尔·莫纳汉(Cole
Monnahan)表示:“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的恢复,证明在细心管理与保育措施得当的情况下,这个物种还是有能力恢复的。”

近日,美国政府建议将座头鲸种群移出濒临灭绝物种联邦名录,并表示,自首次被列入名录起45年来,许多海洋哺乳动物种群已经恢复。“我们很高兴地宣布一个保护成功案例。”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渔业资源保护办公室主任Donna
Wieting在电话新闻发布会上说。她表示,相关努力已将这些物种从灭绝边缘拉回。

人们最常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的地方,是在加州海岸30到50公里外的觅食地。但是实际上,从赤道到阿拉斯加湾,沿着整个太平洋东部都能找到该种群蓝鲸的身影。

“这对鲸鱼和鲸鱼保护而言是个好消息,值得庆祝。”国际爱护动物基金会鲸鱼项目主管Patrick
Ramage说,“这表明,当我们采取适当的鲸鱼保护措施后,它们能够恢复。”

根据其他研究团队的观测数据,这个种群大约由2200头蓝鲸组成。根据文章共同作者的统计模型,这个数字是该种群历史最高水平的97%。莫纳汉表示这个数字看上去相当小,但是如果联系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的捕捞数据来看,就不会觉得太过惊人了。根据莫纳汉、布兰奇以及其他一些共同作者今年7月发表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PLOS
ONE)上的另一篇文章,在1905年到1971年间,人类大约捕捞了3400头属于该种群的蓝鲸。

该提议还重新分类了世界座头鲸种群,基于科学家建议,将其分为14个不同分支。如果该建议被批准,可能仅有两个分支将仍被保留在名单中;另外两个将被视为仍受威胁。这些受威胁鲸群——中美洲和西北太平洋座头鲸——会在其迁移过程中进入美国水域。但阿拉伯海和佛得角座头鲸这两个仍被保留在名单中的分支则不是如此。

“3400头蓝鲸捕自加利福尼亚,而在南极附近的捕捞的蓝鲸有34.6万头,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其实本来就很小,”布兰奇表示。

Wieting表示,虽然座头鲸不再受到《联邦濒危物种法》的保护,但它们将仍继续由《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监督,后者也能提供许多相同的保护。

在《公共科学图书馆·综合》上发表的文章里,为了区分被捕捞的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和西北太平洋蓝鲸种群,研究人员第一次采用了声学方法。科学界普遍认为这两个蓝鲸种群是存在区别的,叫声也存在显著的差别。就区分这两个种群而言,声学分析与捕鲸地点记录的结果是非常一致的。

捕鲸业大肆捕捞使得全球座头鲸数目锐减,于是1970年,其被纳入濒危物种名单。实际上,早在1966年,国际捕鲸委员会就因座头鲸数量过低而禁止对其进行捕捞。1982年,IWC又颁布了禁止商业捕鲸法令。不过,科学家表示,一些座头鲸种群仍遭到大量捕捞,这揭示了为何某些特定种群的数量仍较低。

科学 3在阿拉斯加录制到的蓝鲸叫声的频谱图,蓝色方框内为加利福尼亚种群的特征叫声,右图为西北太平洋种群的叫声。图片:参考文献2

自然保护论者普遍支持NOAA渔业资源保护办公室的建议,但他们同时也警告称,座头鲸等鲸类仍面临渔具缠绕、船只碰撞、能源开发、污染、气候变化和海洋酸化等威胁。“在庆祝的同时,人们还应知道,哪些种群仍在恢复中或仍面临威胁。而且,美国不应当将那些种群移出名单。”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协会海洋生物学家Howard
Rosenbaum说。

得出了历史捕捞数据之后,研究人员就可以通过数学模型来分析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的数量了。这个模型是用来模拟种群数量随着时间发生的变化的,它曾被用在几百种鱼类以及多种其他鲸类身上,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中国科学报》 (2015-04-22 第3版 国际)

近些年来,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增长速度放缓,人们一度认为这与船只碰撞事件频发相关。但真正的原因很有可能是该种群数量已接近历史最高水平,研究人员表示。

在美国西海岸,每年可能会发生11起船只-蓝鲸相撞事件,这比美国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案规定的每年3.1头“生物可移除潜在量(Potential
Biological
Removal)”高出很多。但是根据研究人员的推算,以现在的船只流量,还远不至于使蓝鲸种群数量下降。只有船只密度达到了现在的11倍后,才有50%的可能性使得该蓝鲸的种群数量降到监管机构所规定的“枯竭”水平。

布兰奇表示:“虽然我们知道,船只碰撞并不会影响总体上的蓝鲸种群数量,但是这些碰撞事件仍然需要引起关注,我们不希望任何一头蓝鲸被船撞死。”

科学 4在加利福尼亚海峡群岛附近拍摄到的两头蓝鲸,包括一头23米长的成体和一头14米长的幼鲸。图片:Gilpatrick/Lynn/NOAA

就算是没有船只碰撞,也没有其他人为因素加以影响(虽然噪音、化学污染以及渔业的影响很难消除),加利福尼亚蓝鲸种群的数量继续上升应该也会非常缓慢——因为鲸的数量已经达到了栖息地所能承受的极限,或者说这个生态体系的承载能力。

“我们的研究并不是想说加利福尼亚的蓝鲸种群不再需要进一步保护了,”莫纳汉表示,“这个蓝鲸种群是我们通过切实行动才得以挽救的,包括停止捕捞,开始监测等等。如果没有采取这些行动的话,这个种群可能会被推向灭绝的边缘——就像其他的蓝鲸种群目前面临的情况一样。”

莫纳汉表示:“这是野生动物保育活动取得胜利的故事。”(编辑:老猫)

参考文献

  1. Monnahan C, Branch T et Punt A (2014). Do ship strickes threaten
    the recovery of endangered eastern North Pacific blue whales?
    Marine Mammal Science 30(4).
  2. Monnahan C et al (2014). Estimating historical eastern north
    pacific blue whale catches using spatial calling patterns. PLOS
    ONE
     9(6):e98974. doi:10.1371/journal.pone.0098974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