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中远川崎二期动工,炼油重心东移将引发市场争夺日趋激烈

Posted by

南通中远川崎船舶有限公司二期项目日前正式动工,二期扩建项目将在现有的“一坞二泊位”的基础上,新增岸线680米,新建50万吨级船坞一座。该工程建设规模为:年薪增造船能力154万载重吨,总能力达200万吨以上,具备10000TEU集装箱船、5000PCC汽车运输船、VLCC大型油船、19万吨散货船建造能力。项目2008年完工后,新增固定资产20亿元。

过去10年,苏伊士运河以东地区贡献了全球炼油能力增长的96%;未来5年,苏伊士以东地区将迎来新一轮炼厂投产高峰
炼油重心东移将引发市场争夺日趋激烈

编者按:

苏伊士运河以东地区,泛指亚太、中东及苏伊士运河沿岸和地中海东岸国家。过去10年间,该区域炼油能力迅速增长,成为全球新增炼力的最主要贡献力量,带动全球石油贸易和石油产业重心逐渐东移。专家判断,未来二三十年,苏伊士以东地区大部分国家仍处在工业化中期,仍将维持由重工业和基础设施拉动的粗放型增长模式,继续带来对能源需求的较快增长。

从现有规划来看,未来5年,苏伊士以东区域将迎来新一轮炼厂投产高峰,有望新增400万桶/日以上炼油能力,将对该地区乃至全球的炼油业和石油贸易格局产生重要影响。

为此,我国油企应当考虑提前布局,掌握主动,加强对该地区炼油业发展的深入研究,加强对重点区域尤其是“大美湾”(美国墨西哥湾及拉美区域)地区、欧亚非交会地带等的石油资源获取和仓储物流布局,在下一轮全球石油产业竞争中站稳脚跟。

科学,近年来,全球炼油能力温和增长,区域炼油业发展不平衡问题越来越突出。据BP能源统计,2005~2015年,世界炼油能力从8656万桶/日提高到9723万桶/日,年均增长107万桶/日,增幅1.2%。

在工业化推进和经济高速增长的带动下,苏伊士以东的亚太和中东地区,一次炼油能力由3163万桶/日大幅提高至4190万桶/日,占全球炼能份额由36.5%提高至43.1%,年均炼能增长103万桶/日,占同期全球新增炼能的96.2%,成为过去十几年全球炼油业扩张的最主要贡献力量。

相比之下,页岩油产业繁荣带动北美炼油能力总体稳中有增;拉美和欧洲炼能则整体萎缩,在全球炼油业中的地位不断下滑;非洲炼油能力增长也较为缓慢。

未来5年,苏伊士以东地区将迎来新一轮炼厂投产高峰。该区内绝大多数国家如印度、印尼、越南、沙特、伊朗、伊拉克、埃及等都仍然处在工业化中期,发展模式总体仍将是由重工业和基建带动的粗放型增长模式,由此继续带来对石油需求的快速增长和炼油业产能的大幅扩张。结合咨询机构PIRA和FGE数据分析,2016~2020年,苏伊士以东地区(含苏伊士沿岸和地中海东岸国家)炼油能力将累计增长454万桶/日,年均增长91万桶/日,占全球总新增炼能的近80%。

亚太领跑:新增300万桶/日炼能

2016~2020年,亚太地区累计新增炼油能力307万桶/日,年均增长61万桶/日,新增炼油能力主要来自我国和印度,这两个国家合计新增炼能247万桶/日,占亚太地区新增炼能的80%。

我国是亚太地区炼油能力增加最大的国家,未来5年炼油能力累计增加178万桶/日,年均增长36万桶/日。主要炼油项目包括荣盛集团旗下浙江石化将增加80万桶/日炼油能力,将成为我国最大的单一炼厂,一期和二期分别于2018年和2020年投产;中国石油云南石化炼能26万桶/日,预计2017年二季度投产;中国海油惠州二期扩能20万桶/日,2017年下半年或2018年投产;中国石化中科炼化一体化项目20万桶/日将于2019年投产。此外,还有中国海油泰州石化一体化项目、中国石油华北石化扩能项目、陕西延长炼厂扩建项目和中化泉州改扩建项目等。

印度2016~2020年共增加69万桶/日炼能。2016年印度国家石油旗下巴拉迪布炼厂已投产,炼能30万桶/日。此外,2017年巴拉特旗下科钦炼厂将扩能12万桶/日,扩建后炼力由19万桶/日提高至31万桶/日;印度斯坦石油公司拟在2018年将珀丁达炼厂扩能5万桶/日至23万桶/日。2020年,该公司还计划对维沙卡帕特南港和孟买两大炼厂分别扩能12万桶/日和7万桶/日,至30万桶/日和20万桶/日。

越南、马来西亚、文莱、我国台湾、新加坡、韩国等地也有部分新建或改扩建项目,日本的炼油能力则按计划继续关停。

越南未来5年唯一投产炼厂是越南国家石油旗下宜山炼厂,一次加工能力20万桶/日,后期有进一步扩能至40万桶/日的考虑。该炼厂以加工科威特原油为主,科威特国家石油、日本出光兴产株式会社和越南国家石油为主要投资方。

2019年,马来西亚国家石油位于马来西亚柔佛州的新炼厂将投产,炼能28.8万桶/日。文莱2019年中国石油与Hengyi石油公司合资的大摩拉岛炼厂将投产,能力17.5万桶/日。

我国台湾中油公司2017年1月投产将15万桶/日常减压装置和5万桶/日凝析油分离装置。与此同时,淘汰9.3万桶/日老装置。

新加坡裕廊岛今年三季度新投产一套凝析油分离装置,能力为10万桶/日。韩国现代石油旗下瑞山炼厂今年四季度新投产一套凝析油分离装置,能力11万桶/日。日本政府按计划关停落后产能,未来5年科斯莫、JX、三菱、昭和石油等公司将关闭近40万桶/日炼油能力。

中东扩能:新增100万桶/日以上炼能

2016~2020年,中东地区累计新增炼油能力115万桶/日,年均增长23万桶/日。新增炼油能力主要来自伊朗和沙特,这两个国家合计新增炼能91万桶/日,占中东地区新增炼能的80%左右。此外,科威特、卡塔尔、阿联酋、伊拉克、阿曼等国也都有不同程度的扩能和新增炼能计划。

西方国家解除制裁后,伊朗炼油业进入快速发展阶段,未来5年内,炼油能力有望增加53万桶/日,主要两个项目为阿巴斯港口凝析油装置的改扩建工程,新增能力分别为22.4万桶/日和11.4万桶/日。此外,阿巴丹炼厂的扩建工程也将于2020年完工,新增能力19.5万桶/日。

沙特未来5年主要的新建项目是沙特阿美石油旗下吉赞炼厂,预计2019年投产,新增炼力37.5万桶/日;科威特国家石油计划2017年关闭能力为19.1万桶/日的舒艾拜炼厂,2018年淘汰艾哈迈迪港炼厂的一套11.2万桶/日的原油蒸馏装置;同时在该厂新建一个能力为17.1万桶/日原油蒸馏装置,预计2018年年中投产。

卡塔尔国家石油旗下拉斯拉凡炼厂凝析油装置二期项目今年10月份建成投产,新增能力14.6万桶/日,该炼厂凝析油加工能力从15.4万桶/日提高至30万桶/日,成为目前世界最大的单一凝析油加工厂。

阿联酋国家石油旗下杰贝阿里炼厂扩建项目拟于2019年四季度投产,新增炼能7万桶/日,该炼厂炼能由14万桶/日提高至21万桶/日;阿曼国家石油索哈炼厂的扩能项目计划于2017年一季度投产,新增炼能7万桶/日,炼厂能力由11.6万桶/日提高至19万桶/日;伊拉克的主要新增炼能来自巴士拉炼厂扩能项目,该项目计划于2020年投产,新增能力7万桶/日,扩建后炼厂能力由14万桶/日提高至21万桶/日。

苏伊士运河沿岸、地中海东岸中枢: 新增30万桶/日炼能

除了传统的中东、亚太区域,苏伊士运河沿岸、地中海东岸国家也值得密切关注,重点国家是土耳其和埃及。这两个国家都是重要的能源枢纽和交通要道,土耳其地跨亚欧两洲,连接黑海和地中海,扼守土耳其海峡和多条通往欧洲的油气管道,是欧亚大陆名副其实的能源走廊,也是近年来冉冉升起的经济明星和石油需求新星;埃及地处欧、亚、非三大洲交界处,扼守苏伊士运河要塞,同时也是非洲最大的非欧佩克产油国和非洲石油消费规模最大的国家。

从炼油业发展来看,土耳其和埃及近年来炼油能力增长都较为缓慢,近十年来基本没有增长,土耳其炼能甚至出现下降,两国都存在一定的成品油供应缺口。截至2015年年底,土耳其国内共有6座炼厂,一次炼油能力为66.3万桶/日;埃及国内共有8座炼厂,近年来炼油能力稳定在84万桶/日,开工率也维持在60%左右。未来5年,两国仍有投产计划。

土耳其爱琴海炼厂项目计划于2018年投产,炼油能力20万桶/日,以加工轻质和中质低硫油、含硫油为主,油品销售对象为土耳其市场及周边伊拉克、以色列等中东市场。该项目由阿塞拜疆国家石油负责运营。

埃及未来5年有两个炼油项目,其中埃及国家石油旗下亚历山大港的中东石油炼厂计划于2019年投产,炼油能力由当前的10万桶/日提高至16万桶/日。此外,埃及企业Carbon
Holding公司投资70亿美元在苏科纳港建立的解放号石油化工厂也将于2019年建成投产,该项目将是埃及首个石油化工一体化项目,新增炼油能力6万桶/日。

相关文章

Leave a Reply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